杨朱.jpg

杨朱因为一毛不拔而闻名于世,可是的确在现实生活中他的思想被曲解了,本人也被妖魔化了。

杨朱何许人也?不知道,史书上没记载,没说他是某某年生某某年卒,只知道他大致是与墨子先生活在同一个时代,比孔子要晚出生100年左右,要比墨子晚而比孟子早。

为何要讲杨朱?而大家所听到的杨朱或许就是他那句“一毛不拔”吧?不过这只是半句,全句是:“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出自《孟子·尽心上》)还有来自《韩非子·显学》的:“不以天下大利易其胫一毛”这就是一毛不拔的来历,不过这也不叫全句,为何?

首先杨朱本人没有留下任何著作,这一点是很神奇的,他所有我们知道的话语全部零零散散地来自《庄子》《孟子》《韩非子》《吕氏春秋》《列子》等书。虽然他没有著作,但是从《孟子·滕文公下》中可以看到:“杨朱、墨翟之言盈天下”这样的话,也就是说在孔子死后的一段时间内天下的言论实际上分为赞成杨朱的和赞成墨子的,也就是:“天下之言不归杨,则归墨”。说明当时杨朱的主张是收到非常多人的青睐的。

那么到底是什么主张呢?就是我们所熟知的一毛不拔。这里就要说说一毛不拔的故事:

墨子的一个学生禽子问杨朱:“拔先生身上的一根毫毛用来拯救天下世道(去子体之一毛以济一世)这样的事情先生干吗?”杨朱说:“天下世道可不是我一根毫毛就可以拯救的呀(世固非一毛之所济)”禽子不依不挠:“如果真的可以,您愿意么?(假济,为之乎?)”杨朱木有鸟他直接走了。

禽子无奈,出了门找杨朱的学生孟孙阳将这件事情告诉他。孟孙阳说:“你们是不懂先生的良苦用心啊!(子不达夫子之心!)这是还是我来替先生给你讲讲吧!请问,要是有人提出,痛扁你一顿,然后给你一万块,你干么?”禽子说:“干!”孟阳孙又问:“要是砍断你一条腿,然后给你一个国家,你干么?”禽子不说话了。于是孟阳孙就说:“与肌肤相比,毫毛这种是微不足道的;与肢体相比,肌肤有事微不足道的。这道理大家都明白。但是,没有了毫毛就没有了肌肤;没有了肌肤,就没有了肢体。一根毫毛固然只是身体的万分之一,但是难道就因为他的小,我们就可以不当回事么?(奈何轻之乎?)”(以上来自《列子·杨朱》)

看完这个故事我们首先对孟阳孙的话进行理解,他这人说话还真是话糙理不糙啊!既有道理又有教训:首先口子可不能乱开,今天你可以为了所谓的天下世道而拔一毛,那好明天或许就可以撕一张皮了;今天可以为了所追求的能挖一块肉,明天可能就剁下来一条腿;今天可以去伤害身体,明天就可能要去杀人或者自杀。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就是这个道理;所以口子不能乱开,口子一开,一发而不可收拾。

所以孟阳孙问禽子,拿一条腿换一个国家行不行,禽子为何不进行回答呢?因为禽子也是聪明人,他很清楚要是回答接下来的问题就会是:“要是砍掉你的脑袋来给你换取整个天下,你干么?”难道这也能同意?

其次,即使是微小的局部也不可以小看。虽然我们整天都会说整体利益大于局部利益,而且也确实是这样的,但是就如孟阳孙所说:“一毛微于肌肤,肌肤微于一节,省矣。”但是这也绝不是说局部利益就不是利益而可以随便牺牲。因为整体也不过是局部之和,不把局部利益当回事,那么今天可以牺牲一个,明天再牺牲一个,最后的最后整体利益也没了。所以“大河不满小河干”这是不对的,即使是长江黄河事实却是长江黄河都是由涓涓细流而汇聚成的,要是所有的泉水、湖泊、小河、溪流都干涸了,那么长江黄河还能有水么?

所以最后得出的教训便是:“不要把小民不当人”换句话讲就是,不要整天动不动就以国家呀,天下呀这些的名义而任意侵犯和剥夺人民个人的权力、利益与生命。

虽然个人之于国家、天下真的确实如毫毛与肢体全身的关系一样,但难道就因为他们的渺小就可以不当回事么?(就所谓“奈何轻之乎?”)小民也是人,小民的生命也是生命。只要是生命也是生命啊!所以我们都得同样去尊重,去珍惜。哪怕真的是轻如毫毛。所以不论谁要是把我们这些小民当做毫毛,随随便便就拔拔,对不起,坚决不干!

所以显然可以看出杨朱所谓的“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只不过是“极而言之”,说穿了就是面对那些下套的,比如先哄骗我们拔一根毫毛,然后哄骗我们献出肌肤和肢体,最后又用天下大义哄骗我们献出生命。因此面对这样的下套我们只能把话说透,说到底,说到白,说到极致:“别说想要我的命,就是一根毫毛,也不给!”

周星星版的《鹿鼎记》,韦小宝初入天地会的那段,陈近南一脸正气地拉他进密室说,我们反清复明,就是要抢回属于我们的钱和女人!韦小宝问,那为什么要说反清复明之类的屁话呢?陈近南说,聪明人只对聪明人说实话,外面那些笨人只要拿空洞的理想忽悠之……韦小宝大悟,两人一拍既合。出来后,两个人依旧是一脸正气地面对那些呆鸟,慷慨陈词。所以什么天下大义都是给笨人说的,你要是想明白就应该是面对任何诱骗都要“一毛不拔”。

不过杨朱虽然说过“损一毫而利天下不与也”但是还是有下一句的“悉天下奉一身不取也”大家都只记得前一句而经常性忘记后一句所以这句话应该是“损一毫而利天下不与也,悉天下奉一身不取也。人人不损一毫,人人不利天下,天下治矣。”肿么理解呢?就是说牺牲个人来满足社会(损一毫而利天下),这是不对的;牺牲社会来满足个人(悉天下奉一身),这更加是不对的。社会和人应该是对等的,谁都不应该损害谁而来满足另一方。只有每个人和社会都不受到损害,都不进行牺牲,才会达到“天下大治”。这实际上才是杨朱思想的完整表达。

大家只知道杨朱是极端自私的“一毛不拔”,但是现在呢?他所说的“一毛不拔”看似为“极端自私”但是这种极端自私的行为却是打着“大公无私”的旗号来进行的。因此,为了矫枉,只好过正,即是为了否定“悉天下奉一身”而只好连“损一毫而利天下”也一并否定掉。也就是说,你想“损人利己”么?那好,对不起您了,我“一毛不拔”。

冯友兰先生讲先秦道家有三个阶段,各有一个代表,杨朱就是第一阶段的代表,也是先秦道家第一人。将他奉为道家第一人也就是因为他真正代表了道家的典型思想也是与儒,墨,法三家的主要区别:“无为而无不为”或者说“不利而无不利”。所有人都不损害自己,那就没人受到损害,所有人都不做牺牲,那么就都没人牺牲。一个既没人受损害,又不需要有人做牺牲的社会,难道还不是太平盛世?